当前位置: 湖北省鄂南高级中学>>教学教研>>课堂教学>>不能让学生失去“学阅读”的机会>>正文
不能让学生失去“学阅读”的机会
【作者】徐江 邱星光 【来源】转载于《人民教育》2012年第九期 【发布日期】2012年07月18日 【已阅读】19531次
字体大小:

阅读教学,应是学生学阅读

为什么提出这样一个命题呢?

有论者说:无论是在阅读教学之前、之中或之后,对一篇课文的理解、感受,始终都是学生这一主体的理解和感受。所以,这位论者认为,语文教师必须明确——阅读教学是学生在阅读

也许有人会说看,这种思想在语文界不是很流行么?学生是主体,提倡自主学习把课堂还给学生,大家都这样说呀!

都这样说,未必是对的。关于这一点,准确地说——阅读教学,不是学生在阅读,而是学生学阅读在阅读学阅读仅仅是一字之差,但在教学规律的认识上却是对立的。

同源,是联系在一起的。的本义就是对孩子启蒙、教育使之觉悟,这个字本身就含有两方面。

这个字,本义就规定了学生在学校中存在的性质。再进一步说,学生的意思,这是一个为生存而需要学习的群体,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尤其如此。

因此,笔者认为,处于阅读教学活动中的学生,其本质任务是学阅读。相对地,教师的本质任务是教阅读

阅读,本身是人的一种重要的存在方式。在这种存在方式中,人要以这种方式获取其他生存资本,使自己的生存更加完善。在阅读学阅读是基于阅读这个重要存在方式而发生的两种不同行为。学生,作为尚未独立生活的社会成员,在学校里接受阅读教育、参与阅读教学活动,是为了跟教师学习有关阅读这一存在方式所必备的规律知识和技能知识。及时他们阅读教学活动中有阅读行为,比如阅读课文,但都是学阅读活动中的一种形式。

归根到底,学阅读不能限于积累知识、概念,而应该更多地积累、锻炼有关阅读这一存在方式所具备的素质和能力,为其成为独立生活的社会成员打下良好的基础,作好必要的准备。所以,学生在阅读教学活动中,其本质任务是学阅读,即学习有关阅读这一存在方式的规律和技能。

而学生在阅读的主张,强调了阅读教学中的主体性、自主性,看似积极、主动,但失掉了学生这一群体的本质特征,这种方式与社会上其他成员的阅读存在方式没有任何区别。

当下,很多学校限制教师在课堂上讲课时间不得超过多少分钟,这并非正常的状态。人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有是学生在阅读这些错误的理论作支撑。在这种情况下,学生是无奈的,他们是`被'在阅读,不得不去在阅读,因为他们想学阅读也没有人去教。这种剥夺和销蚀了学生的权利,造成在教学过程中的分量严重不足。这是教育中的缺斤短两,以最省力的办法应付学生、应付家长,还美其名曰自主学习

笔者认为,阅读教学之前、之中和之后都是学生这一主体的理解和感受的理论颠倒了阅读教学的基本体制、规律,误教误学。

让我们看一看这方面的一个典型案例,教学内容是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雪》。下面的文字都是公开发表的,现摘录如下:

学生:那刻骨铭心的诗词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伟大的毛主席我们不能忘记,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我们更不能忘记。多少次,那些战士们为了祖国的独立和富强,他们勇往直前。今天让我们踏着历史的足迹,走进《沁园春雪》去重温那段历史,去感受那段前无古人的伟大业绩。

面对学生这段自主感悟,人们会作何感受呢?

除了空洞的学生腔之外,没有一丁点有关《沁园春雪》的意境和情感的真实体验。如果都这样进行阅读教学,让学生在阅读,他们到底能得到什么?

特别是在小组讨论中表述关于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理解时,学生自己泄漏一首长词,更暴露出这种自主学习的幼稚。请看原文——

愚公移山,人亦老,唯恐志难酬。迫得高山让座,使大海托高。太行山上一声吼,尽将千年梦用乾坤成就。心事不比东流水,但为英雄指路,阅尽人间春色。古往今来,但凡心不死,凭是万丈石山,如风卷云天。王屋顶上远眺,扶起千古红尘,颠覆天轮。天下不济行船渡,只待天神弄剑,尽展前英风骚。试问江山谁作主,千载轮回又重来。

读完此诗歌,人们又作何感想呢?

首先这位学生用慨叹愚公事来理解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个俱往矣的对象——愚公——就选择错了。学生把愚公与唐宗宋祖、成吉思汗等列起来,老愚公也俱往矣,成为前英风骚,大有风流人物数我之慨。这恰好说明学生并不理解这首词的内涵,特别是在思想上的联系不够。

其次,这首词中的语句,诸如让座托高”“用乾坤成就”“不比东流水”“——-红尘颠覆天轮等等,几乎没有一句是通顺、妥当的。

笔者不明白,这就是为人们所称道的自主学习的典范吗?如此所谓的主体自主在阅读,我们是持反对意见的。

据说,他们的考试成绩不错,人们纷纷效仿。这大概是所谓自主学习的真实目的。

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当下那些在阅读论者既然强调阅读教学是学生在阅读,所以,他自然就对阅读教学的另一面——教师,做出指手画脚的奇怪引导:阅读教学不是语文教师讲述自己对课文的理解和感受

所谓有两层意思:一是教者要努力给学生带来可学的;二是要成功地做到这一点。

努力是指一个教者的职业道德问题,他要有对教育事业、对学生负责任的职业态度;带来,是指在阅读教学中教师要有独到的研究;可学的,就是值得学生去学的东西。

目前语文界,阅读教学的教学内容为四大类:一是所教内容根本就是错的;二是所教内容虽是对的,但却是无用的;三是所教内容是对的,是有用的,但却是学生自习即会的;四是所教内容是对的,是对学生发展有用的,学生自学不会的。这里强调的,就是指第四种内容。

教师要大胆地向学生讲出自己对文本的理解和感受,这些理解和感受是学生自己阅读中不可企及的,而且是对学生有积极意义,值得学习的内容。这就是前面所说的学阅读

如果教师做不到这样去,那么他便不是一名称职的语文教师。当下的问题不是语文教师要不要讲述自己对课文的理解和感受,而是绝大多数教师没有或不会讲自己的理解和感受。

比如,教朱自清的《背影》,有的老师热衷于给学生讲《背影》的有关背景,什么父亲之间的某些纠结。这些内容,不能算作老师努力带来的,这方面资料很容易获得。至于分析课文那些有关背影生动的描写,是必要的,但仅仅停留在对画面的赏析上还不够。因为学生有一个非常大的疑问——“父亲为什么不把钱给儿子去买桔子?如果是儿子去买,动作利落,不消几分钟就买回来了,何劳肥胖的父亲费那么大的劲呢?所以,无论你用什么方式,不解决这个纠结,《背影》的教学就全部泡汤,白费了。一个劲儿地讨论什么努力、什么蹒跚,统统都没有用。单纯的背影形象分析,不能足以打动人心,也不足以让学生理解为什么泪水很快流下来。请大家站在学生角度想一想,是不是这么个理?

而这种思想纠结,大多数学生能自主阅读解决吗?我们认为是不能的。必须由教师给他们带来新东西,解决学生自己很难弄懂的问题。

理解父亲为什么不肯让去买而坚持自己去买,这就需要从文本外去联想,拓展解释父亲用心的思维。南方人发音相近,送就是送。所以这成为南方一种风俗,借送桔子以示祝福。单纯说一说这个背景,当然有一定效果,但不足以说服学生,要拿出很好的证据来证明,特别是具有一定文化内涵的证据那就更有说服力了。当教导这里时,笔者引导学生去重新回忆了《阿长与山海经》中有关情节。当笔者刚刚提出《阿长与山海经》这篇课文,学生立即——”地叫了起来,学生主动说出阿长在除夕往哥儿的枕头下塞一个大桔子,文本中鲁迅先生明确地说到了福橘这个名称。所以,接下来学生自己就会解释,父亲费那么大劲买来桔子就是为儿子送福橘,儿子自己买来就不是送福橘了。这个背影里寄托着父亲儿子深深的祝福。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要解读《背影》内在的情感,必须探究事情内在的,之后才会有更深刻的。因为明白父亲的用心,所以,更理解父亲。学生知道这内在的,才理解他们父子之情。显然认知是情感的基础。

在这个理解基础上,笔者顺势给学生讲了要学会联系的思维,学东西要致用。在人教版教材中,《阿长与山海经》在前,《背影》紧随其后,在的环节中,有没有相互联系呢?

这种解读方法叫文本对读,诗文互训互证。再比如讲《不求甚解》,就可以引用杜甫《漫成》中的诗句——“读书难字过来解释不求甚解。学生听教授这样讲《背影》,就是跟教师学阅读,而不仅仅是在理解某一篇课文。我们的课堂实践表明,这种教学,很受学生欢迎。

所以说,是学生在阅读这种意识淡化了教师的责任,而学生学阅读这种意识却可以时刻提醒教师要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拿什么教你,我的孩子!这是一种永远的鞭策。

回过头来看,用是学生学阅读这个标准去检测目前某些被很多人趋之若鹜的教学模式,它们很值得怀疑。

上文说,学生的本质属性是,教师的本质属性是。而当下,某些教师正以漂亮的口号在销蚀、剥夺学生的权利。必须承认的是,在特定时段,与其让教师讲那些本身就很蹩脚的教参,莫不如让学生自主去学,学生在这个过程中,至少还能动起来。但这样做只能是权宜之计。

在笔者看来,与其让教师到处参观学习所谓的教学模式,还不如把这些精力和花费花在提高教师的专业素质上,让教师能够承担起的责任,能够为学生带来可学的,然后实现加拿大教育哲学家巴罗所说的把教学还给教师

我们不能让学生失去了学阅读的机会。教学活动中,所谓的自主本身是的一个部分,受的引导和规定。当下之所以如此热衷在阅读,是因为在所谓的主体形式上做文章,当然要比改造教师素质上下功夫容易得多。这样的语文阅读教学改革的调子定偏了,主攻方向偏了,所以成效总是不高。

欧阳康主编,《当代英美哲学地图》,人民出版社20058月版,第707页)
徐江单位系南开大学文学院,邱星光单位系湖北省鄂南高级中学)
上一篇:冲击2013年高考:语文课本素材写作角度指导
下一篇:心在课堂之内 眼在课堂之外